• Oct 15 Sun 2017 19:25
  • 無敵

我曾經覺得這輩子就是會跟了你。

對,就是一種會被認為瘋子腦弱的那種篤定。

為了得到你,為了那一瞬間回頭,我可以無所不能,我可以無所不去,我可以的那些珍貴卻成為你的不稀罕,你並非故意,我用盡血汗淚肉靈才牽出的如藕絲般的緣線,月老不賞臉,我再無籌碼,親自抽手,藕絲輕易的就被拉斷了。我們將永遠成為永無交集的地平線。

你說過我們一方只要不鬆開手,就會永遠連結在一起,同理可證,哪一方鬆了手,誰也不會去挽回誰。

我離開得突然,僅存的一點思念懷想餘煙裊裊,謝謝你讓我明白了愛能多麼地所向披靡。那是無敵的,絕對的無敵。

霧澤K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5 Sun 2017 18:45
  • 原來

我一直不是遇強則強的人。

YOI的勇利被說是不被期待時能發揮得最好的類型,不知道跟同樣身為射手座有無關係,但是我能也肯定自己專心快樂地做一件事,樂在其中的那件事就一定會在世俗價值中達到「成功」的標準。

最純粹原始的樣子卻忘得徹底,忘得理所當然,忘得自得其樂,忘了怎麼回家,我們都是。

感情、事業、自我實現,我遇強則弱,遇弱則囂張,自信不是來從內而外的真實,是從跟人比較而來的虛勢;在學齡前要拚比別人聽話懂事、在學校裡要拚比別人名次高、在公司上要拚比別人更體面、在工作上要拚比別人薪水高、在生活上要拚比別人過得更多彩、在感情上要拚比別人的男人還要高富帥,我們就這樣一路踩著別人的身體才覺得自己是巨人、錢包厚了帳戶的數字很長才覺得自己豐盛,卻忘了每個人天生都可以是巨人、矮人、地球人、宇宙人、不管隨便的什麼人,快樂與成就都不需要再與他人比較才能得到,登時才願意吝嗇的施捨自己一點肯定這該有多麼內傷。

它就近在咫尺,社會卻創建了一座高塔把它定義在塔頂上的那根大旗上。我們照著被人訂出來的遊戲規則走,不自覺踩著每個活生生的人生,大朋友齊搶旗,為得到成就感。

霧澤K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陣子了,從吃藥開始以來,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怎麼樣,平靜的時間悄悄地變多。
  
這不是一件光榮事,因為我碰過拿著自己吃藥當作任性妄為的藉口,所以對吃藥的人產生嚴重偏見,覺得那是懦弱逃避的行為,只是窮途末路找不到方法時只剩這條路,只好鐵了心求幫助,才開始又試著原諒理解與道歉一些事。

霧澤K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完全忘了還有這麼一個地方可以練蕭維

開了太多部落格都不知道要去哪裡才好

 

該結束為期一個半月的長假了(伸懶腰)

其實我根本不知道回去會不會就被炒魷魚了

霧澤K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到了2013年的生日。

這幾天忙找新家,被通知下周二就要搬離,過不久又說可能星期日就要搬走,生日的前一天我走在雪地上,去和一個願意幫我找房子的之前工作上有往來的民宿老闆娘約談

人們相擁相攜,牽著手的情侶們來來去去,我在首爾負七度天寒地凍的天氣裡,走在積雪的路上,全身上下、從裡到外,只有眼眶是熱的。

 

第三年了,又或者是第四年,在這裡孤單過著生日的年數,已經不想再算了。

霧澤K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6 Mon 2013 22:12
  • 忘了

把網誌打開前千頭萬緒的想寫東西

打開後又什麼都忘了。

 

不知道真是忘了,還是故意忘了,總言之,就是想說的東西沒了。


霧澤K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是的,我回來了。

回來的意義很多種,距離上篇網誌已是一個多月前的事,然後現在我也從韓國回到台灣又漂泊去香港現在回韓國了。

一直都想寫些什麼。電腦壞了之後幾經波折決定不要臉的先用媽媽的信用卡分期購入一台新電腦,然後新生活又要開始了。

渾渾噩噩(?)的奔波著,正確來說應該是行程滿得幾乎記憶都混在一起了,用流水帳紀錄的話就是:

辭職>忙搬家>回台灣>回韓國>去香港>回韓國的現在。

霧澤K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覺得最近上來寫網誌,就是記錄一拖拉庫的鳥事。

以下流水帳,只是想做個紀錄,怎麼能放過紀錄這些鳥事?以後肯定要把這些大小鳥事集結成書消費一本永流傳啊。書名就叫做My Amazing Life。

 

星期五7/12某旅行社加我QQ詢問一些導遊的事。

姊姊當天一直在外跑外勤。我在這公司學到的,就是回覆或做任何事事前一定要稟報,所以我回答的很中性,也暗兵不動。

霧澤K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件事不紀錄一下枉費我開部落格的本意啊。

某些朋友知道,也看過,我家對面住了一個中國瘋鄰居。

是那種一不順自己的意曾在半夜瘋狂大罵尖叫狂吼內分泌失調的程度,瘋狂程度不能小覷的女人,因為她分明是有精神上的毛病(這不是我胡說或人身攻擊,我是真心認為她該去看病),我們曾經分別在10點吹頭髮、11點用洗衣機洗衣服都被瘋狂敲牆or被罵過,導致我們常寸度一過10點是否不該洗衣服/吹頭髮。(會這麼想的我實在太善良了。)

昨天晚上,室友上完廁所沖完水蓋上馬桶蓋後,莫名聽到對面鄰居大罵一串很難聽的髒話(시발,相當於中文的幹O娘),後來鄰居就來敲門了,說蓋馬桶蓋的聲音很吵,才談沒幾句,他叫我閉嘴因為上廁所的人不是我(?)又叫我們派一個講話、又叫我們們不要激動他不是來找架吵的(?)(那剛剛那一連串髒話是上帝之聲囉?)

因為他每句話都在自打嘴巴,有理說不清,而且又是個動作巨星,一直有小S的搖頭晃腦戲碼兼攤手的動作。→U3533P8T1D962123F918DT20100120111252  

 

霧澤K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