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子了,從吃藥開始以來,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怎麼樣,平靜的時間悄悄地變多。
  
這不是一件光榮事,因為我碰過拿著自己吃藥當作任性妄為的藉口,所以對吃藥的人產生嚴重偏見,覺得那是懦弱逃避的行為,只是窮途末路找不到方法時只剩這條路,只好鐵了心求幫助,才開始又試著原諒理解與道歉一些事。

霧澤Ki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