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的事終於上呈到老闆耳裡了。

老闆什麼也沒說,就是由部長代為轉告,說他們會找新人,大概就是這樣了(爆笑)

其實我也不是對現在這間公司完全沒感情,我很喜歡同事,但是沒辦法接受的事經歷過一次就夠了,雖然往後的路變得很混沌不清,因此也不知道能不能繼續留在韓國工作,工作簽也拿不到了,不過若不這麼做,感覺自己會長期被套牢在一個不開心的籠牢裡,感覺那比去未知冒險還讓人接近死的國度…(艱難的伸出手)

最近事情也不是一般的多。除了公司的事外,接著是暫時不想提的世巡,再來就是上帝(貓)和惡鄰居的事。

前陣子經歷了男房東打電話罵mina、隔壁鄰居半夜像內分泌失調一樣發飆罵人、接下來今天又是Dee巧遇男房東後又被狗血噴頭的罵了一頓之後,大概摸清了是什麼狀況了。

簡單來說,就是隔壁鄰居在我們背後捅了好幾刀唄。導致我們不費吹灰之力成了沒禮貌的人。

至於沒禮貌的來由我還是不清楚,鄰居曾抱怨我們12點用洗衣機很吵,我們改10點用,還是被抗議(理由是他要考試),之後就實在不知道該什麼時間點用洗衣機,平日六點下班回到家7點多,或是吃個飯赴個約回約8~9點,找不到時間洗衣服又怕被罵,於是我現在沒內褲穿只好每天用手洗…時至此日才發現一直配合鄰居的時間這也太不對勁了。

男房東今天批頭罵Dee說我們今天不把貓丟掉就叫我們滾出去。(?!)

該說韓國人都這般不講理嗎?或者是碰到不講理的韓國人比例實在有點過高了?因為明明三天前(星期六)才和女房東談過會好好處理這些事,給我們一點時間找領養人或送回台灣,結果…嗯,有談跟沒談一樣,可能我講的韓文韓國人聽不懂吧。慘呦。

然後Dee說當時他身邊有個朋友是陪他回家拿東西的,也被誤認成我們又帶朋友回家,男房東像耳聾什麼也不聽就只是一張臭嘴罵得口沫橫飛,天曉得我多希望快遞一把工業用訂書機給Dee耳根清靜用。

好啦,搬了第二次家貌似也將要以失敗告終,我正在奮鬥在韓國網上尋找房屋資訊,但他媽的剛好還碰到系統維修時段,所以我只好在這裡講廢話了。

雖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倒是希望藉此機會化禍轉福,把mina的保證金一並拿回來讓他可以帶回台灣給媽媽交代,希望如此啦。

 

來韓國生活三年了,碰到的鳥事還是和夏天的蚊子一樣多,我對這個地方又愛又恨(好吧,恨可能多了點,但是恨很累,愛比較輕鬆。)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這時候我想起teen的那段話。

 

------

所有的挑戰、變動與崩盤,都是驚人的美麗禮物。新的生活要建立之前,早就不再被需要限制性想法、生活習慣、安全感的來源,都要面臨崩盤的抉擇。你可以選擇繼續著之前的生活,或者,勇於放棄某些舊的東西或想法,並相信自己有能力擁抱新事物。


當你覺得很徬徨的時候,不要自己一個人悶著頭想,向外找朋友來一起出主意,然而,你也可能在2013中,面臨舊人際關係的崩盤,或許就在你向外求助、表達自己的脆弱時,有些人會自然的在你的人際關係鍊中,脫落。


然而,即使是人際關係的斷裂,或者生活中的崩潰,都是新生之前的拆毀與重建,別忘了,禮物需要你親手拆,才能看見內容物。勇敢的面對生命中的每一個禮物,並且拉開外表的緞帶跟包裝紙,你會知道,你身邊有多少助力在推著你、拉著你,進入新生活。


天使肯定語:I surrender to the flow of life.

 

------

 

 

那就,祝我好運吧。

創作者介紹

日光節約時間

霧澤K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