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子了,從吃藥開始以來,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怎麼樣,平靜的時間悄悄地變多。
  
這不是一件光榮事,因為我碰過拿著自己吃藥當作任性妄為的藉口,所以對吃藥的人產生嚴重偏見,覺得那是懦弱逃避的行為,只是窮途末路找不到方法時只剩這條路,只好鐵了心求幫助,才開始又試著原諒理解與道歉一些事。
  
真的非常討厭吃藥,從前在韓國高燒不吃、經痛不吃、頭痛欲裂不吃、感冒更不吃,連續被兩個親密的人,無意間看到疊得像年度報告的藥袋,不同時間點同樣說了「妳不是超討厭吃藥嗎,怎麼那麼多藥?」心裡有一種酸苦。
  
大概是這樣。
  
踏出去之後,剩下的就是心理建設,人生就是各種嘗試,成功失敗都只是兩個字,沒死還活著就還能繼續試,撞得慘不忍睹滿目瘡痍最壞也不過是這樣了,吧,想著有多糟就會有多好,有多黑的色票就會有多白,抱著美夢跟希望心裡過得會比較好。就當作心情不好還去了一間裝潢不太喜歡的店,期望餐點意外優秀讓人有好心情又排便順暢吧。
  
順帶一提因為提出了多年來過度淺眠、睡眠品質極差、而且恐怖獵奇噩夢連連越睡越累的問題,所以得到了兩顆求解,希望能達到一夜好深深深眠的效果,但是卻一次夢到張東雨一次夢到金鐘鉉?哎呀都是好爽的夢我才不要跟你們說。這樣表示藥沒效但我該繼續吃嗎?至少可以做爽夢。
  
  
今天看了一篇關於中小企業中的夕陽產業沒有轉型而產生低薪結果的分析文,綜合說來,很精闢,那就是我回台灣之後一直在思考的一件事。
  
從韓國意氣風發回台灣,準備捲袖要大刀闊斧的接管,抱著要幹出一番好事業的雄心壯志,實際接管之後,遇上的種種難題天天捆手綁腳,連伸長四肢都困難更別想施展拳腳,親眼看到同樣一種做法做了十年,年年每況愈下還繼續用同種方法經營,真的是根本行不通的笨蛋,但我也只知道原理,知道問題點,不知實際操作點,天天想想破頭,只想出吃藥這條路,好遜,不得不對自己嘻嘻笑兩聲,自稱征戰沙場的不死女戰士不過爾爾,刀還沒揮幾下,就無力的先放下了刀拿起藥。還有筆。我只會寫,很愛寫,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所以我在想一個人擅長的到底是什麼?做了什麼會開心有成就感?做了什麼會覺得自己自由?
  
那件事或許才是一個人的天職。天職與自我與自信與自由,相互連著一體好多面。活得自由,應該是人生的最終目的。嗯嗯。被討厭的勇氣。現在已經是個許多人連發自己想說的話都要害怕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會不會對你有意見有偏見覺得你好賤,所以只好開分身PO真話的時代。
  
我已經得到了許多資源,常覺得不敢喊什麼苦,但苦楚難處人人都有,有人覺得數學難、有人國文老被當,有人感情受挫但職場貴人多,有人情場順利但家庭不睦,有人覺得自己一無所有但他有很挺的鼻子,有人內建自癒系統,有人則是自鬱系統;因此連苦都覺得不夠格不敢喊的自己,總覺得相當自虐折磨,覺得抱怨就是拿垃圾丟人不道德,但發現有人竟然是垃圾處理場幫了我燒毀好多垃圾。
 
各科都有人擅長有人被當,煩惱也無高低之分無法比較,這份同理心也是在常常被說「在家工作很爽齁~」之後習得的智慧;無論我當年是因為很討厭這個二代形象所以拚了個在國外工作多年的戰績,但怎麼證明自身能力也洗刷不了別人愛怎麼投射就怎麼投射的眼光,所以我以後會記得開遊艇趴和豪宅派對,成就他人對二代的想像;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二代也,子之不知二代之___。
  
感恩,讚嘆,共勉之。
  
上帝睡在我床上睡得香甜,不好打擾,故今晚打算不睡之,或是蜷曲於角落好自為之。晚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霧澤Kiri 的頭像
霧澤Kiri

日光節約時間

霧澤Ki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