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過著抱筆電隨時紀錄所想,或是坐在飛往美國的10來小時機上像一秒鐘幾時萬上下的知性作家,想法隨時隨地泉湧然後立刻敲敲打打,這樣幻想中的生活——還沒實現。(廢話)

 

記得幾年前我就對能把瑣碎小事寫得萬分精采、對生活敏感的人十分崇敬。她們的生活不見得很精采,但是可以書寫的很精采,同樣的事發生在別人身上可能就像挖了顆鼻屎那麼無聊,但她們卻可以把得寫得像環遊世界那樣有趣。

然後時過七八年(?)結果我還是一樣,該退得退得差不多了,該進步的…好吧某方面來說還算有進步,該說魚與熊掌不能兼得嗎?

因為某些原因我現在開始重回英文的世界裡,疏不知我現在看到英文就反胃,剛剛撰寫履歷到一半,居然和朋友SKYPE上留下一句「我想吐…」然後就奔向廁所把內衣都解開了才吸到空氣。我想我不應該歸咎給久未謀面的英文,主要原因可能是我中午又空腹沒吃飯的關係吧。(討打囉)

 

究竟我能不能每天早起一小時來讓我死去的英語語感復活呢?

計畫永遠都是這麼美。

 

為了某個在地球另一端追愛的好朋友默禱,還有現在悶在辦公室裡啥也不想做就只想做白日夢的我默哀,今晚就多點一份五花肉吧!(毫無意義)

 

創作者介紹

向日葵的日光節約時間

霧澤K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