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不知道是從哪個話題延伸出來的事。

下週一公司同事約好了要一起去打保齡球。

 

像這種娛樂活動本是要玩得輕鬆愉快,但跟公司同事去也不是什麼輕鬆的關係,既非朋友又有堆不知該如何應對進退的上司,我連吃對飯都覺得壓力,遑論還要一起去打保齡球咧。

前幾天同組組長寶拉姊姊說,我有個缺點,就是太喜歡自己一個人玩了。

其實我壓根不是這種個性,但是仔細想想,我在留學期間常常隻身行動,的確不怎麼合群,想要融入誰,卻又不想刻意矯情,如果想要順其自然,那麼最後的結局還是一個人獨來獨往。我在韓國三年,韓國朋友用兩隻手數出來還有剩,交情也不能和那群在台灣生活的姊妹們比,我給過自己很多理由:語言還不通、多說多誤會、怎樣都無法操一個外語說得比中文精確,說不出我想表達的意思不如什麼都別說…於是我很常保持沉默,告訴自己笑就行了,至少讓自己看起來沒那麼難以接近。

 

韓國人重團體生活,和人們的關係緊密,但就我看來很多是表象功夫,交不交心他們自己很清楚。

尤其是職場上的互動,有時候是求一個表現的平和,至於私底下要如何構陷或謾罵,就端看那個人有多不爽了,所以說我的韓國朋友勝勳也說過,韓國女人最愛的就是『背後壞話』。

是說在背後說人壞話這一點也不是韓國特色,各國有之,只要是人尤其是女人特別是愛湊熱鬧的三姑六婆,最喜歡的就是八卦,最關心的可能是影劇明星的八卦緋聞。

因此我對於在職場上『交朋友』這件事感到很疑惑。別人對我的好我沒辦法坦然接受、上司的好意我會覺得負擔,出去玩這件事我更覺得是按表操課的一種,完全不算休閒娛樂。

台灣還有個團購可以聯絡感情,在韓國基本上是靠著一種韓國的集體文化在連繫情感,這兩者也無優劣之分,端看習慣哪種方式。

不管在哪裡,我一直都抱著各把工作完成了大家都互不干涉的心態,一個人在公司孤僻的上班,只想安逸的生活,不想成為他們口中那個辭職已久、下午茶餘飯後時刻還要拿來用嘴鞭屍的會計小姐。

事實證明,嘴長在別人身上,怎樣都免不了的事,也不用太努力去避免了。幸運的是,我和寶拉姊姊經過幾次摩擦和溝通,還算建立了不錯的信任關係,這點到是始料未及的。雖然我認為職場不是拿來交朋友的地方,不過經由職場媒介認識合得來的人,那就算是賺到了吧。

 

也許我需要的是更開放的心態?

創作者介紹

日光節約時間

霧澤K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